新聞資訊 > 熱點關注

以家庭家教家風建設推進基層社會治理見成效

發布時間:2019-12-02 文章來源:中國婦女報 

  □ 中國婦女報·中國婦女網記者 周韻曦

  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審議通過的《中共中央關于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以下簡稱《決定》)中明確要求:“注重發揮家庭家教家風在基層社會治理中的重要作用”。對此有關專家表示,社會治理是國家治理的重要方面,《決定》的這一明確要求不僅為新時代加強和創新社會治理指明了方向,也將家庭家教家風建設提升到歷史新高度。

  將家庭治理和家庭矛盾調解作為基層社會治理的落腳點

  家庭和睦是社會和諧的基礎。如何更好地通過多元化調解機制合理化解婚姻家庭矛盾,特別是減少婚姻家庭案件對夫妻雙方和孩子的傷害,營造更加和諧的社會環境,在基層社會治理中正顯得愈加重要。

  “家庭是社會的基本細胞,家庭這個細胞的健康和良好運行,帶來的是基層社會治理壓力的減輕,同時還能轉化為更好的正能量,對更多家庭起到良好示范。”中國婦女研究會副會長、廈門大學博士生導師葉文振在接受中國婦女報·中國婦女網記者采訪時認為,就基層社會治理機制的健全來說,應以家庭治理作為這一工作的落腳點,同時,重點培育和加強家庭矛盾的自我化解能力。

  南開大學周恩來政府管理學院社會工作與社會政策系教授吳帆注意到,伴隨社會發展,當下中國家庭出現了家庭形態多樣化增強、家庭部分功能弱化等特點,而對于不同形態的家庭來說,它們內部所面臨的困難和問題也存在較大差異,家庭內部矛盾也更加復雜化。特別是遇到撫幼、養老等家庭生命周期和家庭主要任務發生變化時,家庭內部矛盾也會隨之產生,甚至可能社會化。

  對此,吳帆建議:“如今在社區基層已經有了很好的社區事務調節運行機制,比如人民調解委員會。針對可能外化的家庭矛盾,社區層面可以依托已有優勢,了解家庭的特點和變化,同時針對特定家庭可以提前采取一些專業的技術和方法,如培訓、心理咨詢等,預防性或針對性地指導家庭成員更好處理家庭矛盾。”

  作為黨和政府聯系婦女群眾的橋梁紐帶,婦聯組織在參與社會治理,特別是推進家庭文明建設方面既擔負著義不容辭的責任,也具有先天優勢。

  “婦聯組織落腳到每一個‘最美家庭’、幸福家庭的建設工作,一定會外溢為對社會的正面影響,不僅會讓更多家庭幸福,這些家庭對基層社會治理的廣泛參與,也會讓基層社會治理變得更加有效。”在葉文振看來,“每個家庭都能較好地化解內部矛盾,就已經是對社會做出巨大貢獻。”

  把好家庭教育脈搏,抓住基層社會治理關節點

  “如果說家庭是社會的根基,那么家教就是源頭教育,家教好就是源頭清澈,把好源頭教育,就會減輕中(學校)下游(社會)教育的壓力。”中國家庭教育學會宣教專委會常務理事、育蒙成長在線公益學院院長張若谷認為,“千萬個家庭形成社會的底座,只有底座根基扎實深厚堅固,上層建筑才會穩固。因此,只要家庭教育這一關把好脈,我國的基層社會治理就抓住了關節點。”

  中國兒童中心家庭教育部部長霍雨佳認為,家庭教育跟社會治理之間存在密切關系。“社會治理包含家庭教育建設。從某種程度來說,社會治理做得好,就會惠及或體現在家庭上,而家庭教育反過來應該成為社會治理的一種戰略,一種頂層思維。”

  家庭教育是如何在基層社會治理中發揮作用的呢?霍雨佳曾在參與由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和全國婦聯共同開展的“兒童早期綜合發展社區家庭支持項目”中發現,通過在各地特別是鄉村建立兒童之家、兒童中心,提供閱讀、科學育兒等日常性的開放服務,以及針對家長提供家庭教育指導、通過家訪入戶查看解決育兒問題等做法,對鄉村、社區和家庭,普遍產生了移風易俗、轉換家庭教育觀念的作用。一些積極分子還能作為載體,聯動、影響、帶動別的家庭,促進鄰里關系更加和諧,進一步構建起溝通、互助文化。

  在霍雨佳看來,我國家庭教育指導服務已有不少階段性的重要政策。如2011年頒布的《中國兒童發展綱要(2011-2020)》提出,要將家庭教育指導服務納入城鄉公共服務體系。全國婦聯等七部委聯合發布的《關于指導推進家庭教育的五年規劃(2011-2015)》,提出將構建基本覆蓋城鄉的家庭教育指導服務體系。

  但家庭教育指導服務體系要落到實處,一些保障性、專項性的政策既不夠也不明確,特別是家庭教育立法還在路上,缺少法律保障,政策落實力度較弱。霍雨佳建議,首先要保基本,要在國家層面進一步完善家庭教育指導方面的基本政策和實施策略,推進家庭教育立法,明確統籌家庭教育的政府機構責任,為社會組織賦能,規范企業準入;其次要強基礎,政府應加大家庭教育科學普及、專業骨干培訓、基層家長學校建設等投入,提高家庭教育水平素質,從而帶動專業化;最后要實現基本覆蓋,特別是鄉鎮一級的家庭教育指導服務,可以借助兒童之家、街道社會組織等,把基本工作開展起來。

  張若谷建議,要構建覆蓋城鄉的家庭教育指導服務體系,特別要發揮好全國婦聯和地方各級婦聯的領導和主導作用,聯合教育系統和關工委系統以及地方街道和社區力量,合力推進指導服務體系在各級各地的機關、街道、社區、村鎮的建立和運轉。

  同時他還建議,應通過建立專業化的政工隊伍、社工隊伍、志工隊伍,設定家庭教育專業指導師分級培訓、發證、考核、評比等機制,發揮專家權威作用,大面積宣傳、普及家庭教育的先進理念和基礎知識,設立家庭教育專項基金獎勵家庭教育先進工作者,建立專門從事家庭教育的科研、科教、科普的“三科”隊伍,讓科學先進的家庭教育理念造福千家萬戶。

  與時俱進,不斷為弘揚傳承好家風創造條件

  好家風是家庭和諧發展的內在動力,也是基層社會治理創新的巨大推動力。

  “家風是民風、社風、黨風的發端,家風好帶來民風淳,民風淳引導社風正,社風正影響黨風清。”張若谷認為,“正是千萬個和諧幸福的小家庭,才能構成風清氣正的大社會。”

  “良好的家風家教能使家庭對社會產生正能量的示范作用。一個家庭如果沒有良好的家風家教,最后都會形成基層社會治理面臨的挑戰。”在葉文振看來,好家風在家庭中的體現,首先是在家庭內部實現男女平等。對此他解釋道,“當男女平等能夠在家庭得到落實,有利于家庭內部平等性別關系的建立,能在家庭內部創造出善待女性的良好環境,最終能支持女性在社會上獲得更好發展、做出更多貢獻,尤其是她們還可以成為基層社會治理的有生力量,發揮自己獨特的作用。”

  中華女子學院社會工作學院副教授齊小玉認為,家庭是自然關系和社會關系的統一體;家庭是社會的細胞,它滿足了家庭成員的多種需要,而這個需要的滿足是基于家庭成員之間能夠保持著持續和穩定的互動支持,是建立在有家庭規則和道德文化規范的基礎上獲得的。同時,家庭和社會相互影響,“如果社區、社會能做好家風等家庭文化建設,則能影響家庭朝良性發展。比如從傳統文化中提煉出適合當今家庭結構特點和兒童成長環境的優良家風家訓,并營造濃郁氛圍、形成合力,從而通過這種正向積極教育讓孩子懂規矩、明事理。”

  吳帆認為,在家風建設中需要注意的是,新時代好家風的內涵還需進一步探討。“新的社會經濟條件和家庭形態的變化,也使得一些家風的實際體現缺乏現實條件的支持。”吳帆建議,大到國家頂層制度設計,小到社區公共服務安排,要能夠為優良家風的弘揚和傳承創造條件。

  在齊小玉看來,家庭、家教、家風建設中遇到的諸多問題,均需要外界從文化、政策、制度等宏觀層面給予家庭更多關注和支持,這樣廣大家庭才有能力照顧好、教育好自己的孩子,把自己的家庭建設好。“家庭、社區、社會、學校等多方一同協助、促進家庭獲得良性發展,才能調動每個人的生命活力、充分發揮個人能量,最終形成合力,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做出新的更大貢獻。”

打印

關閉

免責聲明:本網部分文章和信息來源于互聯網,本網轉載出于傳遞更多信息和學習之目的。如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立即聯系管理員,我們會予以更改或刪除相關文章,保證您的權利。對使用本網站信息和服務所引起的后果,本網站不作任何承諾。
友情鏈接
 
 
 
 

Copyright ?2007-2019 湖北婦女網 www.kwhktu.icu 鄂ICP備19006799號
主辦: 湖北省婦女聯合會 地址:湖北省省委大院 郵編:430071

摄影师赚钱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