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資訊 > 熱點關注

關注兒童成長,托起明天的太陽

——追尋新中國70年婦女事業進步發展的足跡11

發布時間:2019-11-08 文章來源:中國婦女報 

  □ 中國婦女報·中國婦女網記者 彭蕓

  少年強,則國強。

  黨和政府歷來高度重視婦女兒童工作,始終將兒童事業作為黨和國家工作的重要內容。我國兒童事業蓬勃發展,取得了巨大進步。

  新中國成立以來,我國頒布修訂了未成年人保護法、義務教育法、母嬰保健法、預防未成年人犯罪法等,簽署了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陸續出臺了禁止使用童工,孤兒家庭寄養,生活困難的艾滋病患者及其家屬、遺孤救助等法規,為兒童特別是困境兒童提供了全方位的法制保護網。

  目前,我國已基本形成以憲法為基礎,以未成年人保護法為主體,包括各專項法律法規、行政規章在內的一整套保護兒童權益的法律法規體系,有力維護和保障了兒童的生存權、發展權、受保護權和參與權四大權力。

  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把促進兒童事業發展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十三五”規劃綱要專列章節對“關愛未成年人健康成長”做出部署,兒童優先作為原則被明確寫入,開創了兒童事業發展的新局面。

  從保生存到促發展 兒童健康事業進步巨大

  新中國成立前,婦幼健康服務能力薄弱,廣大農村和邊遠地區缺醫少藥,孕產婦死亡率高達1500/10萬,嬰兒死亡率高達200‰。

  新中國成立后,從頒布實施母嬰保健法到人口與計劃生育法,從兒童發展綱要到《“健康中國2030”規劃綱要》,一系列法律法規的頒布實施,促進兒童健康水平不斷提高。

  婦幼衛生保健機構從無到有,逐步形成了以婦幼保健機構為核心、以基層醫療衛生機構為基礎、以大中型綜合醫院專科醫院和相關科研教學機構為支撐的體系,建立了覆蓋城鄉的三級醫療保健網,還將婦幼保健三級網嵌入其中,為兒童提供優質的醫療服務。并通過降低參保門檻、提高報銷金額、擴大保障病種、增加意外傷害救治等方式向兒童群體傾斜。

  截至2018年,全國共有婦幼保健機構3080家、兒童醫院129家,各類醫療機構中兒科床位數持續增加,提供了從胎兒到生命終點的全程健康服務和保障。

  數據顯示:我國嬰兒死亡率、5歲以下兒童死亡率分別由1991年的50.2‰、61.0‰下降至2018年的6.1‰、8.4‰,2013年中國5歲以下兒童生長遲緩率為8.1%,與1990年的33.1%相比下降了75.5%。

  消除新生兒破傷風,出生缺陷防治成效明顯,部分重大出生缺陷發生率呈下降趨勢,兒童重大傳染病得到有效控制。

  國家免疫規劃疫苗種類持續擴大,從最初預防6種疾病擴大到預防15種疾病,2018年以鄉鎮為單位國家免疫規劃疫苗接種率維持在95%以上,兒童重點傳染病得到有效控制。

  2012年啟動實施貧困地區兒童營養改善項目,截至2018年底,已覆蓋715個國家級貧困縣,累計722萬兒童受益。

  2014年通過了《國家貧困地區兒童發展規劃》,提出以健康和教育為重點,對集中連片特困地區的農村困難家庭兒童給予從出生開始到義務教育結束的關懷和保障。

  70年的時間,兒童健康實現了從保生存到促發展的巨大進步。

  教育公共服務條件不斷改善 兒童受教育水平不斷提高

  舊中國只有20%的學齡兒童能夠入學。

  新中國成立以來,國家實行免費九年義務教育,教育規模空前擴大,在學人數逐年增加。

  學前教育“從無到有、從有到優”。2018年,我國幼兒園數從1950年的1799所增加到26.67萬所,學前教育毛入園率從0.4%提高到81.7%,兒童“入園難”得到緩解。經過多年的努力,小學學齡兒童凈入學率從1949年的20%提高到2018年的99.95%;初中階段毛入學率從1949年的3.1%提高到2018年的100.9%。

  從“兩免一補”政策的出臺,到生均公用經費基準定額資金隨學生流動可攜帶,再到覆蓋各個教育階段的學生資助政策體系,讓貧困學子平等接受教育權利得到保障。

  全國99.76%的義務教育學校辦學條件達到“20條底線”的要求,使貧困地區辦學條件持續改善,義務教育學校標準化建設水平提高,城鄉差距、校際差距、群體差距進一步縮小。

  實施“希望工程”“春蕾計劃”等助學項目,切實保障兒童特別是女童接受基礎教育的權利和機會。截至2017年,女童小學凈入學率達到99.9%,與男童完全相同。

  享有公平而有質量的教育,讓城市和農村的孩子站在同一條起跑線上,向著美好生活奮力奔跑。

  向“適度普惠型”兒童福利制度轉變 為困境兒童點亮人生

  近年來,隨著我國經濟社會的發展和綜合國力的增強,國家不斷加大對于兒童福利事業的投入,為亟須幫助的兒童群體送去關愛與服務。

  兒童福利與保護制度體系逐步建設完善,對于特殊兒童群體,“不僅要養得活而且要養得好”,政府不斷提高孤兒基本生活補助標準,國家建立了孤兒基本生活保障制度,集中養育孤兒和社會散居孤兒基本生活保障標準都不斷提高。

  2010年,國務院辦公廳下發《關于加強孤兒保障工作的意見》,正式建立國家孤兒基本生活保障制度,第一次將保障對象從福利院內的兒童擴展到部分社會散居孤兒。

  2011年,《中國兒童發展綱要(2011-2020)》正式提出“擴大兒童福利范圍,建立和完善適度普惠的兒童福利體系”。

  2013年,十八屆三中全會的《中共中央關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提出“健全困境兒童分類保障制度”。“適度普惠、分層次、分類型、分標準、分區域”,建立試點縣,從最初的4個擴展到后來的46個市(縣、區),推動了兒童福利保障由補缺型向普惠型的轉變。

  2016年國務院出臺了《關于加強農村留守兒童關愛保護工作的意見》和《關于加強困境兒童保障工作的意見》,發出了留守兒童困境兒童關愛工作的最強音。

  2018年,民政部出臺《兒童福利機構管理辦法》,明確了兒童福利機構收留撫養兒童范圍擴大到無法查明生身父母或監護人、父母沒有監護能力且沒有其他依法具有監護資格的人等五類困境兒童。

  我國兒童福利制度開始了從“補缺型”向“適度普惠型”的轉型。

  《中國兒童發展綱要(2011-2020年)》以及國民經濟“十三五”規劃中,要求“基本滿足流動和留守兒童基本公共服務需求”。

  2016年,建立“農村留守兒童關愛保護工作部際聯席會議制度”,以協調統籌全國農村留守兒童關愛、保護工作,展現了我國政府對解決留守兒童問題的決斷和決心。

  全國婦聯、民政部聯合其他部門分別開展了“共享藍天”關愛農村留守流動兒童行動和“合力監護、相伴成長”關愛保護專項行動,政府加大力度購買以留守兒童為服務對象的社會服務項目。

  截至2018年8月底,全國農村留守兒童共有697萬人,比2016年首次摸底排查的數據下降了22.7%,顯示了政策干預的效果。

  2018年,未成年人救助保護機構共計救助保護各類兒童,包括流浪兒童、家暴兒童、臨時無人監護的兒童6.8萬次,國家層面出臺兒童福利與保護相關政策文件47份,我國兒童福利與保護制度建設專業化和普惠型特征更加凸顯……一系列舉措極大增強了孩子們的幸福感與安全感。

  多層面多重保護 兒童成長環境日益優化

  在河南省洛寧縣余莊村,村兒童福利主任郭惠時刻關心著村里的孩子們。針對翻墻盜竊的“問題少年”輝輝(化名),郭惠與他促膝談心,化解父母外出缺少陪伴的心病,通過長期的溝通,輝輝逐漸成長為熱愛學習和運動的好少年。

  在洛寧縣,共有388名郭惠這樣的兒童福利主任。

  他們聯系相關部門解決孩子們生活、教育和心理疏導問題,為解決兒童保護的“最后一公里”提供了有力的支撐。

  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兒童保護在機制建設、法律制度、司法實踐方面取得多重突破,彌補了兒童保護的不足。

  政府及相關部門、社會組織積極開展兒童權利宣傳倡導,學校、家庭、社會構建了“三位一體”的保護網絡。

  通過開展“護校安園”、打擊拐賣兒童犯罪專項行動,侵害兒童人身權利違法犯罪行為得到進一步遏制。

  完善兒童監護制度,基層兒童服務和保護體系不斷加強,全國共配備鄉(鎮)和街道一級兒童督導員4.5萬余名,村(居)一級兒童主任62萬余名,在各地建設運行社區“兒童之家”,為兒童及其家庭提供服務。通過“兒童之家”建設,打造保護和服務兒童的社區平臺,將黨和政府的關懷溫暖送到廣大兒童和家庭身邊。

  針對困境和受暴力傷害兒童,初步探索建立了“監測預防、發現報告、調查評估、應急處置、監護干預”一體化的保護程序;針對校園欺凌、低齡未成年人惡性案件、虐童等案件, 出臺《關于進一步深化預防青少年違法犯罪工作的意見》等指導性文件。

  國家相繼頒布實施民法總則;頒布實施反家庭暴力法,預防和制止對兒童的家庭暴力;修訂刑事訴訟法,增設未成年人刑事案件訴訟程序專章;刑法修正案(九)廢除了嫖宿幼女罪名并以強奸罪論處,加大對虐待、拐賣、性侵兒童犯罪的懲治力度。

  關愛保護兒童的社會風氣日漸濃厚,兒童生存、發展的家庭環境、社會環境和生態環境進一步得到優化。

打印

關閉

免責聲明:本網部分文章和信息來源于互聯網,本網轉載出于傳遞更多信息和學習之目的。如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立即聯系管理員,我們會予以更改或刪除相關文章,保證您的權利。對使用本網站信息和服務所引起的后果,本網站不作任何承諾。
友情鏈接
 
 
 
 

Copyright ?2007-2019 湖北婦女網 www.kwhktu.icu 鄂ICP備19006799號
主辦: 湖北省婦女聯合會 地址:湖北省省委大院 郵編:430071

摄影师赚钱的方式